热门关键字:
王伯敏年表

1959年1月──1979年12月

来源:默闻轩艺苑 作者: 时间:2022-08-29 点击: 31

01.jpg

一九七九年西泠印社成立七十五周年时和沙孟海在一起的王伯敏

 

  1959年,已亥,三十五岁。一月,五日至八日,出席浙江省美术创作会议。编《美术与教学》期刊。《美术创作上的形象塑造问题》发表在该期刊第一期。三月,下旬,出席中宣部周扬部长召开的教学座谈会。二十六日,杭州日报发表《悼念宾虹画师》一文。《美术与教学》第三、四期合编本发表《黄宾虹画论研讨》一文。四月至五月,下乡黄岩汇江。五月去雁荡山,与潘天寿,吴茀之同游大龙湫与显圣门。在灵岩寺,潘天寿根据我 的诗句:“崩崖对峙高千尺”,作图一幅。《我们需要山水和花鸟画》在《美术》第四期发表。《花鸟画的社会功能》在《东海》23期发表。《明代民间杰出历史画“太平抗倭图”》在《文物》第五期发表。六月,十一日,《黄宾虹的山水画》发表于“文汇报”。后收入1962年5月“艺林丛录 ” 第二编。(香港商务印书馆)《谈人文画的特点》在《美术》第六期发表,引起争论。八月,《关于山水画的继承与革新》在《浙江日报》十六日发表。十月《陈老莲及其水浒叶子》在《东风》十月号发表。十一月,在学院座谈会上,我提出不应该撤消民间美术系,遭受批评。十二月,十七日,香港《大公报》记者来访,主要了解黄宾虹晚年在杭州情况。
  1960年, 庚子,三十六岁。是年,学院犹有“大跃进”  、“ 反右倾 ”波浪。三月,第一期“美术研究”又发表《黄宾虹画论研讨》一文。四月,十四日,听盖叫天来杭作《京剧艺术形象》学术报告,难得难得。五月、六月,全院停课搞大跃进美术创作,我则修订中国美术史讲义。七月,去北京,出席中央召开的全国各民主党派座谈会。《谈宋代的几幅历史画和风俗画》在《文物》第七期发表。八月,二十二日,受毛主席接见与中南海并合影,同时见到了刘主席、周总理、朱委员长等中央领导。二十六日,在人民大会堂听周总理作形势报告。十一月,当选为中国美协浙江分会常务理事。十二月二十八日,小川出生。
  1961年,辛丑,三十七岁。一月,在沙孟海先生家作客,论及古代肖形印及司马麟封泥的出土。三月,二十六日《黄宾虹和他的山水画》在《浙江日报》发表。四月,与潘天寿,史岩、黎冰鸿同去北京出席由中央召开的全国文科教材会议。会议中,我接受文化部交下编写《中国绘画史》任务关山月在北京画赠《猎骑图》。吴作人赠《金鱼图》。五月,《吴昌硕的画》、《任伯年的肖像画》分别在《浙江日报》发表。六月,集中精力进行《中国绘画史》的编写工作。七月,《黄宾虹画语录》及该文《序》,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。八月,为编写画史事,去上海、南京诸地。十月,为研讨长沙出土的战国楚墓帛画,与郭沫若有书信往还。《中国版画史》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(此后香港、台湾各书局均有翻印本。日本、英国等也有节译本出版)。十一月,诸乐三赠《瓶梅图》,潘天寿赠《荷花》小品,唐云赠《梅菊》。十二月,编写画史,工作紧张,分秒必争,家事全赖钟定明操劳。香港《华侨日报》发表记者采访潘天寿“谈伯敏诗,平中出奇”讲话。
  1962年,壬寅,三十八岁。一月,《黄宾虹画语录》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二次出版。三月,《中国绘画史》初稿完成。文化部组织全国专家集中杭州,举行审议会,会期长达四十八天。出席的专家有俞剑华、于安澜、徐邦达、伍蠡甫、曾昭燏、潘天寿、史岩、郑为、金维诺、傅抱石、黄涌泉等。《光明日报》、《文汇报》等都作了详细报道,是建国后规模最大的以绘画史为专题的学术活动。这次会议,主要由文化部教育司司长王子成主持,审议会通过我编写的《中国绘画史》初稿,交上海出版社出版。四月,傅抱石赠山水小品。与潘天寿、吴茀之、诸乐三、徐邦达、陆抑非、俞剑华、于安澜等合写《秋花图》。五月, “艺林丛录”第二编(香港商务印书馆)》发表《宾虹先生的一席话》。六月,《谈“林泉高致”一得》在十五日《文汇报》发表。《古画品录· 续画品录》注释本,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二版出版。七月,远行西北,在敦煌莫高窟考察。成《莫高窟480洞窟壁画简录》初稿。八月,于兰州得唐人写经残卷及莫高窟唐人壁画《迦世佛》残片。《文汇报》记者于二十日发表《环绕王伯敏的绘画史初稿进行学术讨论》的长篇报道。九月,十二日,《浙江日报》发表《山川浑厚墨华滋─记黄宾虹画展》。十月,第十期《东海》发表《谈黄宾虹山水画的成就》。十一月,第十一期《东海》发表《元气淋漓障犹湿──黄宾虹山水画欣尝漫谈》。十二月,被评为杭州市工会会员积极分子。潘天寿画赠《杜甫诗意图》。《〈绘画微言〉校勘记》发表于二十三日香港《大公报》艺林。
  1963年,癸卯,三十九岁。一月,《黄宾虹画语录》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三次出版。《古画品录· 续画品录》注释本,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二版第二次印刷出版。《以形写形与以貌取神》于八日《文汇报》发表。《中国画布局上与用色上的特点》在《中国画》第一期发表。二月,张宗祥在省图书馆约谈敦煌莫高窟壁画经变的有关问题。三月,《笔法记》校、注、译本,由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。 四月,西泠印社出示所藏肖形印,要求我作“抑埴”示意。五月至八月,集中精力改写《中国绘画史》二稿。七月,二日,《文汇报》发表《略谈黄宾虹的山水画》。九月,去北京参加中国美协读书会,同学有王朝闻、华君武、力群、何溶、肖肃、迟轲、周韶华、沈鹏、马克等,集中西山,整整读了一个月的“书”。星期日上王府井拜望陈叔通。十月,国庆,上天安门观礼台观礼。中旬,将南返,王朝闻饯别,当日尽情交谈宗教美术问题。十一月,下旬,《中国绘画史》二稿审议,文化部教育司王子成主持,邀请潘天寿、俞剑华、史岩、曾昭燏等参加外,傅抱石闻讯亦来参加。审议会结束前两天,常任侠亦赶来。会议地点在北京西山,为期十二天。会议结束后,与王逊整整谈了一天半,主要关于明清的绘画流派的问题。俞剑华为鼓励后辈,作了“王伯敏是中国美术史研究的出类拔萃者”的讲话,文化部简报作了摘要的报道。十二月,十四日,中宣部会议,周扬在听了文化部教育司对中国美术史教材编写情况的汇报后,有“王伯敏是中国美术史研究的新秀”的一段插话。(见文化部教育司会议简报四期)。十六日,沙孟海、方介堪由陆维钊陪同莅舍,就美术史课如何配合书法篆刻课,作切实际的研讨。

  1964年,甲辰,四十岁。一月,《中国山水画的推陈出新问题》发表于《浙江学刊》第一期。八月,《黄宾虹画语录》第二版,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再版(该书第四次印刷出版)。十月,与汪已文合编的《黄宾虹年谱》定稿,该谱由陈叔通﹑夏承焘作序,傅雷曾为年谱润色。宋若婴师母、黄用明提供重要资料。《杜甫论画诗札记》初稿成二十五篇。为修改《中国绘画史》事去上海,查阅上海博物馆有关藏画。拟书楼之名为“半唐斋”。十一月,全院师生员工分赴农村参加社教,我被派去上虞丰惠,住后山章家。《苏轼与文人画》于二十二日在香港《大公报》艺林发表。
  1965年,乙己,四十一岁。春,仍在上虞继续参加农村社教工作。意外抄得《四明邱兴龙画业同人行列》,又经调查得当地清末﹑民国民间画工情况。夏,潘天寿吟《雁荡即景寄王伯敏四绝》。 五月,《宋画漫笔三则》于三日香港《大公报》艺林发表。秋,下乡期间,中途,由文化部下文,将我调回杭州。至年底,《中国绘画史》第六稿完工。八月,八日,住院治疝气。潘天寿画赠《荷花图》并为我的近作《雁荡双笋峰图》题字。九月,二十一日,去南山,参观五代吴越文穆王墓的发掘。十二月,四日、五日,潘天寿连日来座谈花鸟画的推陈出新问题,并对批清官,提出了他的新见解。
  1966年,丙午,四十二岁。二月,十二日,西湖大雪,成白银世界。撰写《中国绘画史》序文。《“门外偶录”初识》于二十日在香港《大公报》艺林发表。三月,为《中国绘画史》稿最后修订去上海图书馆。二十六日,马承源寄来上海博物馆所藏古肖形印的印花与拓印。 四月,《中国绘画史》六易稿成,经文化部审批,即交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。五月,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。十九日,全院师生学习“文化大革命”文件。《宗炳的“画山水序”》于八日在香港《大公报》艺林发表。六月,一日,全国各大报刊登“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”。接着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《横扫一切牛鬼蛇神》及《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》社论,颇感生活不安。七月,学校不放暑假。“红卫兵”满街,大字报铺天盖地。八月,“战斗队”林立,“造反有理”口号,甚嚣尘上,对此,很难理解。九月,红卫兵将理论教研室的全部教材封存,堆于东窗下,任凭雨淋发霉,不准移动。我写的讲义稿等也难逃此劫。
  1967年,丁未,四十三岁。春,家中被造反派“赤卫队”查抄,日记﹑照片﹑书画、文稿、信件及多年收集的资料等等,尽数被抄走。是年,各地发生武斗,全国学生大串联,毛主席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,大破“四旧”,火焚书画,揪斗“走资派”、“学术权威”,大字报铺天盖地……,近来生活因此而不得安定。
  1968年,戊申,四十四岁。一月,政历受审查,著作受批判,被剥夺政治权利,停止一切“政治活动”。二月,三日,养母金二姐在温岭去世,享年七十四。三月,被作为“地主”受审问,人格受到侮辱。被迫将生平经历逐年按月交代。自二月下旬至十一月二十八日,被“隔离”九个月,日日写检查,写交待,又要劳动或受审问,或受大﹑小会批判。四月,闻有教师被迫致死,甚感“赤色恐怖”。十二月,二十九日,晚,工宣队宣布,撤销对我的“隔离”,表示“政治上初步解脱”。
  1969年,巳酉,四十五岁。三月,八日,苹苹被动员去黑龙江虎林支边。四月,听高音喇叭广播毛泽东主席指示,大学不必办,知识愈多愈反动。初听,自以为耳朵听错,后来,接连广播三天,才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,但很难理解。七月,随学院下乡桐庐梅蓉,劳动学习,接受“贫下中农再教育”,自我批判,作为“臭老九”,要求“脱胎换骨”。八月至十一月,在梅蓉农村接受“再教育”。十二月,十二日,院革委会根据省革委会关于加强战备工作的指示,全院师生员工紧急动员,深夜迁往嵊县三界。为什么要有这一战备,不得而知。
  1970年,庚戊,四十六岁。一月,十七日,全院又从嵊县三界迁回杭州。校名“浙江美术学院”,改名“浙江工农兵美术学院”。十一月廿七日又恢复“浙江美术学院”校名。秋,浙江省革命委员会批示,浙江美术学院,浙江农业大学迁往农村。十月,下旬,全院师生迁校至桐庐分水与阳普两地,停课建造校舍。被分配至“校写作组”工作,写自己不熟识的“大批判”文章。
入夜,挤时间“偷偷”地继续写《杜甫论画诗札记》。
  1971年,辛亥,四十七岁。是年,住桐庐阳普,停课建校。三月,二十九日,造反派当权者给我的政治审查下了结论“本人的成分是职员,不是地主”。“属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、革命的同路人”,并宣布我在这一天开始“回到革命队伍”。九月,五日,潘天寿去世,得句云“画师今不见,极迹在人间”。冬,自阳普回家,见定明以洋机绣《和平鸽图》,甚喜,并希望生活平安、平静并得到平等。
  1972年,壬子,四十八岁。二月至九月,住桐庐阳普,工地劳动之余继续“偷偷”地写〈杜甫论画诗札记〉。六月,去北京参加全国美展。朋友相遇,都不便交谈。过南京,探望俞剑华,老人泣不成声。过上海,探望伍蠡甫,默默无言,只是叹息,见郑为,彼言,朋友相见,有隔世之感。十月,自桐庐回杭州,重整案头,每个星期,总算能得几天读书、吟诗、作画之乐。诸乐三先生〈题伯敏花果图〉,内有句云:“眼前风物诗情美,未必黄花对酒娱”。十二月,得可靠消息,离别四十多年的生身母亲,仍住黄岩长浦,名王三梅,年已八十五,闻讯,全家激动。
  1973年,癸丑,四十九岁。春节期间去黄岩长浦后阮村,与老母亲、姐姐聚天伦之乐。时与大女儿苹苹同往。作《长浦吟》八绝句志喜,内有句云:“老母问儿知也未,当年大雪万家饥”,又有句云:“一村喜我团圆日,舞起双狮又滚龙”。夏、秋,去宁波、舟山、普陀,又上莫干山,欣然命笔作画。临写《青卞隐居图》及钱贡、文伯仁山水。冬,与理论教研室同人去广州、长沙、韶山诸地。

  1974年,甲寅,五十岁。二月,江青不断向全国文艺界作“指示”,开展“批林批孔运动”,又大批所谓“黑画”,“文革”的火药味又浓起来。五月,十八日,被陷害“盗取”潘天寿画作,虽查后无事,人身已受到侮辱,甚觉可笑、可恶,读刘禹锡浪淘沙“莫道谗言”自遣。七月,作大幅山水《竹乡》。八月,香港南通图书公司翻印出版“中国版画史”。十月,去北京,参观全国美展,浙江落选山水,被目之为“黑山黑水”,令人哭笑不得。与华君武,王朝闻、陆阳春、陈叔亮相见,各有感慨。王朝闻说了一句意味深长“人,要有自知之明,有了自知之明,既不害己,也不会害人”。十四日,南返,过泰安,与童中焘同登泰山极顶。十一月,十四日,五十岁生日,刻《松印》自寿。整理历年诗作为一册,名之曰《五石集》。邻居诸乐三先生知我为五十岁,写《松菊图》惠赠。十二月,经数次检查,医生断定我得高血压症。
  1975年,乙卯,五十一岁。是年,尽量利用空余时间作画,有时画兴到来,挥毫达旦,是年作诗亦较多,自得其乐,有时夜坐,子时读《庄子》。五月,去湖南长沙,居岳麓山。至马王堆考察西汉墓。廿八日,游桂林、阳朔,作画记游。七月,撰写《李白论画诗札记》。八月,整理肖形古印材料。大川下乡落户。十月,十三日郑绩出生。
  1976年,丙辰,五十二岁。一月,八日,周总理逝世,不胜其悲。《黄宾虹画语录》,由香港华实出版社在香港翻印出版。三月,清明日去湖州,认识谭徵园,旋去南浔。四月,下旬去歙县,上黄山游览,归来游千岛湖。六月,去上海、苏州,与谢稚柳讨论石涛给八大山人信札。七月,八日,与童中焘、孔仲起等组织“江海山水画创作组”进行集体创作。九月,九日,毛主席逝世。十二日,小荔与阎毅结婚。十月,二十日,欣闻江青、张春桥、王洪文、姚文元“四人帮”被粉碎,灾难性的“文化革命”结束,举国欢腾。(“四人帮”粉碎日期为十月六日)二十五日,远游闽、赣、湘、鄂、川,饱览武夷、井冈山、庐山及三峡之胜,归来,张慕搓老人作《快哉行》长诗相赠。
  1977年,丁己,五十三岁。春节,苹苹与存千结婚。六月,《中国画的构图》、《中国山水画的透视》两书稿完成,交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。整理《柏闽山水纪游诗草》。七月,应上海戏剧学院的邀请,前往作“中国美术史”讲学四星期。由杨可扬、林曦明接待。取回十年前“文革”期间被查抄的日记﹑照片﹑书画、文稿、信件及多年收集的资料等,但经清点已失少、毁坏许多,损失惨重。如“中国绘画史”稿取回时,已缺页、残破不堪。八月,上旬,华君武在全国美术界代表会议上,提到庞薰 、王子云著作与我编写的《中国绘画史》,应该早日出版,希望美术出版部门引起重视。同月,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李槐之来信,同意立即出版《中国绘画史》,并交由美术编辑室主任范志民经办。九月,化时两月有余,整理、修补“文革”期间被查抄后归还的残破不堪、缺页不少的“中国绘画史”稿完毕,逐送交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。十月,赵朴初吟《谢半唐赠瓜图》,诗云“君言无恙赠此瓜,我以此瓜吸石蛙。蛙若不嫌瓜蒂落,必将打鼓说西巴。”赵自注云,瓜为哈密瓜,蛙能识,故打鼓说西巴,盖得禅画之趣。此诗由张慕蹉先生转来。(我的和诗载于“柏闽诗选”)。十一月,沙孟海为黄宾虹与我合书的《画学篇书卷》题跋(后载《沙孟海论文书集》)。十一日,阎安出生,三十日,陈曦出生。
  1978年,戊午,五十四岁。一月,《浑厚华滋见精神》在《艺苑掇英》第一期发表。二月,《古肖形印略释》一文在《书法》第二期发表。三月,应邀赴上海,一、给上海美协美术进修班作《中国美术造型特点》的讲座;二、去嘉定,给上海工艺美术学校作中国美术史的系列讲座。五月,去上海,对《中国绘画史》稿作部分的必要修订。七月,《黄宾虹画语录》第三版,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再版(该书的第五次印刷出版)。八月,十四日,作《鸡鹤同笼论》九月,学院成立学术委员会,被推为委员。赵朴初“为张慕搓藏画题王伯敏山水卷”。诗云:“一卷画如黄大痴,构思妙若雨催诗。紫峰爱作连城璧,不负半唐立意奇”。十二月,去北京出席文化部召开的全国美术史论座谈会。李可染赠画山水《源远流长》,并畅谈中国山水画之发展前途。《黄宾虹二三事》发表于《浙江文史资料选辑》第十一辑。应邀,为安徽歙县博物馆所藏《黄宾虹黄山纪游册》题跋。1978年─1982年,负责编写《中国绘画史讲义》油印本。由浙江美术学院教务处油印,理论教研室负责发放。文化部教育司发文,该油印本作为美术院校的美术教材。由浙江美术学院理论教研室对全国九座美术院校按定数供应。当时,还编制了一套《中国美术史幻灯片》,也按上述办法配套供应。时对全国美术史教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  1979年,己未,五十五岁。一月,画家《黄宾虹》,刊登于《浙江画报》第一期。二月,中国画家丛书《黄宾虹》一书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。三月,出席西泠印社七十五周年纪念大会。与王个簃,诸乐三、谢稚柳、程十发合画《秋艳图》,沙孟海题字。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并无“嫦娥奔月”》在《考古》第三期发表。四月,《李嗣真“续画品录”辩》在《美术研究》第四期发表。五月,《读画偶录》在《美术》第五期发表。六月,美籍华人、美术史家李铸晋教授以中美文化交流特使身份访华,由金维诺陪同来杭州,省外事厅委我出面接待。学院派人协助。十月,去山东,应曲阜师范学院美术系之邀,作美术史的系列讲座。游孔庙、孔林。十一月,全国美术史学会在北京成立,被当选为理事。十二月,得学院书面通知,评定我为副教授职称,同日见学院通报。


 


栏目列表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