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
热门关键字:  黄龙玉  王伯敏  王伯敏价格  默闻轩  剪纸

砚边话茶

来源:潮汕风情网 作者:王伯敏 时间:2009-05-17 点击:

 

  茶,可以醉人。但是这个醉,如山水之醉,梅竹之醉,月白风清之醉。
  醉茶,有它的内涵,内涵在文化,更决定于人的学养。词人夏瞿翁,一次在雁荡响岩头饮茶,不久,他默无一语,事后人问其故,答曰:“我醉茶。”其实,这是词人的“不醉之醉”。
  我的小书房名为“半唐斋”,曾作《半唐斋答友人问》六首诗,其中有句云:忙里不知茶味苦,闲看鸦背夕阳红。
  我是说,因为忙而忘却茶味。说实在,我没有忘,只是审美感兴对我有要求,只好说忘了茶味,才显得更忙,也更使“闲看”的内容丰富起来。换言之,这样格外可以看到鸦背夕阳红的“无限好”,我只是借茶来“点景”而已。
  茶可以助画兴,故有诗云:“画兴到来茶当酒。”我不吸烟,不会饮酒,五十之后,才养成饮茶的习惯。曾作《冬夜煮茶》,诗云:
              明前采得陇前茶,昨夜煮开敬梅花。
              我饮半杯如醉酒,挥毫灯下万竿斜。
  写斜竹,别有其趣,其竿虽斜,其势仍向上。不醉时,多画直竿,倒不如醉茶时,胆大落笔,画来不落套,应该说,这是茶的作用。有一次,我泡了一杯浓茶。不小心,浓茶倒翻,案头纸上满是茶渍。这纸上,我画有山水,尚未设色。待倒翻的茶渍干后,如一图浅绛之作,我非常感谢这杯茶,不禁使我吟出了:一杯龙井三钱赭,浅绛天成隐约山。反正我对茶有好感,总是说茶的好话。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?
注册
栏目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