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关键字:
恩师黄宾虹

江山本如画,内美静中参--观国画大师黄宾虹画展

来源:默闻轩艺苑 作者: 时间:2022-08-29 点击: 63

黄宾虹先生

 

黄宾虹展出作品系列

 



 

      持续一个月的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大师作品系列展 黄宾虹》本月21日在海南省博物馆落下帷幕。这是省博物馆20世纪中国书画大师作品系列展览中第一位展出的大师,也是今年奉献给海南观众的十大展览之一。画展精选了浙江省博物馆珍藏的黄宾虹山水画作品40幅,连日来,前来省博物馆观摩欣赏的不仅是书画界人士,还有慕名前来观展的市民和学生。难得一见的大师原作在海南展出整整一个月,这不能不说是海南文化生活中的一大盛事。

  “白宾虹”与“黑宾虹”

  在我国近现代绘画史上,有“南黄北齐”之说,“北齐”指的就是居住在北京的花鸟画巨匠齐白石,而“南黄”说的就是浙江的山水画大师黄宾虹。

  黄宾虹(1865年-1955年),原名懋质,名质,字朴存、朴人、亦作朴丞、劈琴,号宾虹,别署予向、虹叟、黄山山中人等,原籍安徽歙县,出生于浙江金华。在中国近现代画坛上,黄宾虹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画家。其黑、密、厚、重的画风、浑厚华滋的笔墨中,蕴涵着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与自然内美的美学取向。黄宾虹的绘画价值,随着时间的推移,其效应已显示出来,而其艺术价值的显现,又是全方位的。除其山水画外,花鸟画也境界不凡,书法成就更不能等闲视之;他还有着自己的画学理论建构;其金石篆刻、文字学、考古学也颇有建树。黄宾虹的确是一位“不能仅以画史目之”的学者型艺术家。他幼喜绘画,课余之暇,兼习篆刻。他擅画山水,偶作花卉,兼工书法、篆刻,并长期致力于美术史论和中国画教学。80岁后遂成一代宗师。几十年来,黄宾虹的绘画一直受到美术界的广泛关注,并逐渐释放出巨大的能量,影响着当今中国画坛。

  86岁高龄的中国美术学院教授、中国著名美术史论家王伯敏先生是黄宾虹先生的亲传弟子。王先生学识渊博,著述宏富,以美术史论称誉学界,他1961年就出版的专著《黄宾虹画语录》,是迄今为止研究黄宾虹的珍贵史料。1997年2月,王伯敏先生在女儿王荔的陪同下来到海南,做客原三亚市文联主席蔡先生家,记者有幸聆听先生对恩师的评价。他说:“黄宾虹被尊为大家,这是由于他有至深的学养,在艺术上有独特的创造。李可染先生一再称宾翁为恩师,还自称黄师门上笨弟子,李先生固有自谦,但也足以反映我国当代有大成的山水画家,至老一直尊崇着黄宾虹,这还说明,黄宾虹的晚熟是惊人的,他被绘画界推为泰斗,饮誉中外,自非偶然。”

  王伯敏先生说,黄宾虹是早学晚熟的画家。从6岁开始学画及至晚年高寿,勤奋过人,锲而不舍,数十年如一日。既是早学,又是学到老。他的所谓晚熟,当在他75岁以后,他的

  熟,不只在技巧上见出他的地道功夫,主要在于他的师法造化。心中有真山真水,体现在他的神奇变法。

  “黄宾虹的熟,就其笔墨论,曾有两次。第一次为50岁至70岁。这时的熟,熟在他对传统山水的了解,熟在对古画的临写。所以这个时期,他的作品,几乎笔笔有出处,点点有来路,以至他的章法,有人评为是一种麓台体,也即是白宾虹时期;第二次熟是在80岁至其谢世。正是由熟而转生的熟,如有的评者认为黄老的画,出现老面孔,所画不像过去,愈画愈密,愈画愈厚,愈画愈墨,也即是黑宾虹时期。”王伯敏先生说。“黑宾虹”,就是黄宾虹晚熟山水画的特色。这种黑,直接关系到他在用墨上的变法。总之,黄宾虹用墨,确是达到神妙的化境,正如石涛所说:“黑团团里墨团团,黑墨团中天地宽。”

  1933年,古稀之年的黄宾虹去了四川,经过重庆、叙州上峨嵋,再去了成都青城山,这一次旅行让他风格大变,特别是在青城山上遇到大雨。“青城坐雨乾坤大,入蜀方知画意浓。”《雨中游青城》,从此,黄宾虹的作品走向了“黑宾虹”的时期。所谓“黑、密、厚、重”的画风,正是他逐渐形成的显著特色。因为,他在山水中看到了夜山的沉郁,雨中的苍茫,由此,用积墨、渍墨、破墨、泼墨、宿墨来画出他所见的“黑”山水,创造出属于黄宾虹的独特风格。

  艺术家能够“妙造自然”

  身为同济大学传播与艺术学院副院长的王荔教授,是王伯敏先生的掌上明珠,她对父亲与黄宾虹的师承关系颇为熟悉。日前,她在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时说,黄宾虹是家父的老师,家父对老师的尊敬,推崇,不只在他的绘画成就,也不只在他的学问广博,还在于他有高尚的品质,首先是爱国,抗战期间,他住北平,杜门谢客。80岁生日,日本人想给他祝寿,他拒绝了,他从未参加敌伪的任何活动,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,保持了晚年大节,这就很了不起。她说,黄宾虹一生勤学苦练,他一生留下来的书画创作,估计有上万件,为国家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精神财富。

  谈到黄宾虹的艺术观对当下中国山水画创作的启迪意义时,专攻艺术史论的王荔说,黄宾虹认为中国画必须要有民族性、传统性、时代性,一个国家一个民族,都应该有自己的民族艺术,并尽力保存自己民族文化艺术的特点。传统性的重要的一点,就是在艺术继承与创造中,决不能从“零”开始,历史不断地发展,时代不断地更新,所以艺术创造要有时代性,才能符合历史发展的实际要求。黄宾虹的这一艺术观,对当下中国山水画的创作,仍然有着现实的指导意义。黄宾虹提出艺术上要“内美”,正如他诗中说“江山本如画,内美静中参,人巧夺天工,剪裁青出蓝”,强调的是“内美”,即要求达到艺术求真之美,也即追求“本源之美”。黄宾虹认为“人巧胜于天工”,也就是“天工不及人巧”。他认为山水风景的美,不如画家的山水画来得美。他解释“江山如画”,指的正是“江山不及画”,亦“自然美,不及艺术美”。他又认为,自然是美的,艺术家能够“妙造自然”。他热爱祖国,认为“中华大地,无山不美,无水不秀”,他画的山水画,具有“黑密厚重”的特点,这一特点,有民族性,有传统性,更体现了他在绘画艺术上的非凡成就,他善于运用积墨、宿墨、渍水和铺水法,在上水画上出现的亮墨,至今还称得上“独步一时。”黄宾虹是一位早学、晚熟的大画家,他的山水画,局部是抽象的,整体的“遗貌取神”,达到了“不似之似似之”的艺术效果。

  观摩大师 启发创作

  在王伯敏著的《黄宾虹画语录》中,大师所说的“写生只能得山川之骨,欲得山川之气,还得闭目沉思,非领略其精神不可”以及“山水画乃写自然之性,亦写吾人之心”,这些心得体会对当今的艺术创作依然具有启迪意义。前来观展的国画家乔德龙先生说,能够在海南如此集中地看到大师的作品,确实是海南艺术家们的一件大喜事。观赏黄宾虹的山水画,有的地方没有线条,即无笔迹,然而画面上有一片或一丝淡墨或彩色的痕迹,这便是他在画面上泼水或点水时所留下的水渍。记得大师说过:大理石上有斑斓的墨彩,既不是靠笔去画,也不是靠墨法去组织,而是在自然界中自自在在地形成。因此,他认为绘画山水,适当采取运用这种效果,也是可以丰富表现的。在黄宾虹的《九十杂述》中,他说:水之渍,非墨痕也。澹宕如徐幼文,皆以水渍为之。说明他对渍水法是有过一番研究的。他的画中,有不少表现,都是利用水渍才生萌出无穷的韵味,如其所作的《雁荡奇峭》、《青城雨霁》等,都是这样的代表作。

  黄宾虹大师谢世几十年后,他的作品漂洋过海来到海南岛,与这一方热土的艺术爱好者们实现迟到的会面,给艺术创作者带来一番启迪,真乃一桩值得大书特书的盛事。大师并未远去。因为大师的灵魂长在,大师的作品长存……


栏目列表
随机推荐